国庆在贵州的思考


很久没有出远门旅行了。上次还是去年端午节前后的广西之行。

国庆节去贵州也是临时起的念头,没想到不但收获了美景,还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,有了一点自己的思考,这或许就是旅行的意义吧。

这不是一篇游记,我写的一篇游记可以通过点击这里跳转到马蜂窝找到。


我们失去了什么

我们失去了热情。

在贵州的这几天,我感觉到贵州人的热情无处不在。对游客热情,对朋友热情,对生活热情。绿皮火车的列车长会帮你收拾果壳,而不是呵斥;包车的师傅会一路上热情的向你介绍景区的情况,不需要游客主动发问,也不会多收钱;滴滴司机会在电话里对朋友吆喝“等我做完这一单就去找你,咱们一起吹吹牛皮嘛”,而完全不在意国庆期间生意火爆,这样会损失很多。24小时营业的素粉店,就是为了迎接那些深夜和朋友喝的酩酊大醉而需要醒酒的人们。

城市化的进程中,越来越多的人怀揣着梦想涌入大城市,却慢慢的将生活的热情一点点耗尽,最后只剩下生存。有些人洒脱,拍拍衣袖回到家乡;有些人拧巴,继续在大城市耗着。于是城市的气质自然发生了分化。窦文涛说他反而喜欢现在香港的状态,过了自己最巅峰的状态,不像深圳,每个人都攒着一股向上的劲。深以为然。

“人没有梦想,和咸鱼有什么区别?”其实,生活如果只剩下生存,和咸鱼也没什么区别了。这是生命的两个维度,并不矛盾的。真实的情况是,那些对梦想保有热情的人,往往对生活也充满热情;而那些没有梦想的人,真的,就只是在生存。

你我共勉。

我们得到了什么

在苗寨里,我们遇到了一个92岁的老奶奶,身体特别硬朗,听力、视力都没问题。抛开幸存者偏差不谈,我们当然慨叹苗寨的原生态山水养人,没有城市的喧嚣与工业的污染。

想想看,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,老人家应该和我现在差不多年纪。多么漫长的岁月啊,一个只有原住民的苗寨,几十年间,变成了一个游客多于原住民的旅游胜地。由于语言不通,我们也无从得知老人家对于这些变化的看法。她可能一生都没有离开过黔东南地区,没有见过甚至也没有想过外面的人是怎样生活的,虽然苗寨这些年来沧海桑田,但是她的生活可能还是一程不变的挑水,做饭,和老姐妹聊天……

我们中的大部分人的生命,从长度上来讲是拼不过这位老奶奶的。我们生活在大都市中,用污浊的空气、喧嚣的噪音、无法保证的睡眠、时时不能平和的心境等等换来了更丰富的人生。人生的多样性,这可能就是我们所得到的最主要的东西吧。我们牺牲了一部分的生命的长度,换来了生命广度的极大提升,从而提升了生命的容量。

既然我们跟上帝/死神做了这样的交换,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还把生活过的一成不变,行尸走肉一般呢?

你我共勉。

我们更进步吗

在从麻尾镇回贵阳的绿皮火车上,对面坐了一对当地的情侣。两人应该文化程度都不高,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着天气、家里的亲戚、在都匀的工作等等。女生不经意的问了一句“你说是火车更快呢还是地铁更快呢?”男生没有回答。我不禁有些想笑,但是转瞬间又觉得有些哑然。

记得我高三去北京参加自主招生考试的时候,有个心愿就是一定要坐一次地铁。那时的老北京们,如果遇见了那时的我,也一定觉得我“傻”,“没见过世面”吧。但是事实是这样么?我们应该以这样一种知识性的“见识”来判定一个人的眼界、能力吗?城市里能分辨路虎、宝马的小孩就一定比农村里能分辨麦子、谷子的小孩有见识么?我们这些生活在网络时代的年轻人,就一定会强过上个时代的父母吗?

不一定吧。知识性的见识和生活的环境息息相关,而逻辑思辨能力才是更本质的。我们的父母们可能很容易被网络上包装的”高大上“的传销、骗术吸引,但是每天都浸淫在网络中的我们就不太会;但是去菜市场买菜,我们这些年轻人可是更容易被菜贩们精心打扮的蔬菜骗取了高价呢。前一阵,一个挂着BBC头衔的谣言也引发了好多年轻朋友的转发。没有思辨能力,尽信朋友圈和尽信新闻联播又有什么区别呢。

你我共勉。

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blog.guoyb.com/2016/10/24/guizhou/

同时欢迎扫使用微信描下方二维码TechTalking,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,技术·生活·思考:
后端技术小黑屋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