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房价在扼杀什么


这个周末,看到水木上一篇文章《被疏解了》,大意就是说一个三北博士(本科、硕士、博士都是北大的),毕业后进入中科院北京某研究所工作三年,还是由于房价太高以及子女教育问题,选择去南京了。

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有这样的一篇热文,来控诉帝都的房价。本来我都习以为常了——一时逃离北上广,一时又逃回北上广,循环往复——但是正好最近目前住的小区里也发生了一件相关的小事,让我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慨。

对于这类事件,一部分人在为事主的决定叫好(到二线多好,车子房子都有了,自己过的舒服才是最主要的);另一部分人则会为事主惋惜(北京户口将来孩子高考多有优势,协和、301的医疗资源哪个二线比得了)。但是似乎大家都觉得,这事情吧,对留在北京的人没什么影响。大北京,天天有人来有人走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嘛。

说回我目前住的小区。小区每天晚上都有广场舞,大妈们把小苹果放的震天响,跳的也很嗨,年轻人对这事儿自然颇有怨言,向物业反馈也没啥效果,也就紧闭门窗,忍了。我刚搬来的时候,在小区门口广场舞、交谊舞大妈的旁边,每天晚上都有几个小伙,抱着吉他,唱唱beyond,唱唱许巍。他们脚下也没摆着放着零钱的琴盒,一看就不是卖艺乞讨的。广场舞大妈出摊的时候,他们也准时出来唱歌,周围也能围一小圈年轻人驻足观看,就像是在默默的抗议一样。有时我下班回来,也会留在那儿听一两首歌。后来知道,他们是中大的学生,办了个“中大师兄”吉他培训班,就租在小区里。平时晚上在这儿唱歌,顺便也做了广告。每次被广场舞的声音吵得心烦意乱时,想起在远处,还有那么几个人,在自顾自的谈着吉他唱着歌儿,心里还有点温暖的感觉。虽然在家根本根本听不见他们的声音,但是想到他们就在那儿,似乎烦躁的心情也能平静一点。

但是,最近总也不见他们出来“对抗”广场舞了,原来挂在阳台上的“中大师兄吉他培训”的招牌也不见了。原因我想,应该是房租太贵,他们换地方了吧。这一年多来,小区的房价上涨了80%有余,房租也涨了差不多三分之一。不知道中大师兄们的新住所附近还有没有广场舞。

小区里每天都有租客搬进来,都有租客搬走,逼走了一个中大师兄,虽然不算什么,但是从此以后,小区的广场可就完全是广场舞大妈们的天下了。

每每想起这个,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。你说高房价扼杀了这几个创业的中大师兄么?他们只是搬到更远的地方追逐梦想了。但是,却留下了我,和那些与我一样留意过中大师兄的人们,忍受着每天的广场舞噪音轰炸,心里再没有一点宽慰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://blog.guoyb.com/2017/03/12/about-house/

欢迎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,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TechTalking,技术·生活·思考:
后端技术小黑屋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