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之行感悟


上周参加公司的旅行福利,去了一趟日本,主要行程是大阪-奈良-京都-东京。这是我第二次去日本了,上一次是去参加Tokyo Game Show(TGS),主要是在东京都内,而且自己活动的时间比较少。这次纯粹是旅行,看的更多,体会也更深一些。

优点


都说日本干净、一尘不染,但是这次我在各个城市的街道上都特意留意了一下卫生状况,其实也看到了一些废纸、烟头。但是,整个旅程下来,我也确实得到了日本“干净、一尘不染”的印象。为什么呢?我觉得,一个人对于某个城市的卫生、治安的判断,往往取决于其下限。比如说对比大阪和广州,心斋桥和天河城功能类似,通天阁附近和上下九功能类似。前两者的环境都可以打90分的话,那么通天阁附近 还可以打到80分,但是上下九附近估计就只有60分了。下图中浅草附近的“东京城中村”也是同理。
东京的城中村?

再说城市观感。东京都区域1.3万平方公里,3000万人,北京1.6万平方公里,2300万人。按说东京的人、车应该更稠密,但是实际上,在东京的街道上经常感觉到空无一人,而在北京就感觉时时刻刻都被人流、车流包裹。上次来的时候,住在品川就有这种感觉。我本以为是因为品川、港区是富人区的缘故,但是这次我们住在浅草附近的平民区,仍然有这种感觉。后来,我从各种展望台看到的东京全景部分解释了我的这个疑惑。我登过北京的电视塔,当时空气能见度还行,我可以一眼望到城市的边界,西北方向的大山也清晰可见。登香山远眺北京也是一样,可以一眼看出城市的边界。但是在东京,无论我是在酒店25层远眺,还是在都厅45层远眺,都一眼望不到城市的边界:绵延不绝的全是密密麻麻的建筑。也就是说,东京虽然面积比北京略小,但是整个空间的利用率却比北京高的多,而北京的绝大部分城市功能,都集中在5.5环之内,所以“大都市病”就显现出来了。这恐怕不能怪大家都往北京跑吧,城市规划、建设的落后才是肉食者应该反思的东西。
东京俯瞰
都厅夜景

多说一点关于城市观感的东西。东京的高楼大厦,集中于银座、六本木、新宿、涉谷等几个区域,单拿出其中一个来,其实气势都比不上广州的珠江新城或浦东陆家嘴,但是双拳难敌四手,目前拿广州和东京来对比,广州还完全不是一个段位的选手。另外,深入城市的肌理中,东京的平民区、没有高楼大厦的区域,其整洁有序都保持了一个较高的水准。然而从珠江新城往外走几步,就有“叙利亚”般的冼村和石牌村了,更不要提连成片的上社-棠下-棠东-车陂-东圃-黄村-前进村这一大片城中村了。

我的这次东京之旅,很重要的一个项目就是要看看那些建筑大师的作品。银座附近黑川纪章设计的中银胶囊塔、畏研吾设计的浅草旅游观光中心、安藤忠雄+三宅一生设计的21_21 DESIGN SIGHT、丹下健三设计的东京都厅等等。这些大师的作品星罗棋布于城市的各个角落,在加上数不胜数的各种博物馆、美术馆,可以说,关于美学与设计的熏陶,东京是扎扎实实领先于我们的。想到这里,广州那些不忍直视的城中村建筑,也挺好理解的。这三四十年来,我们在GDP总量、工业门类、航空航天等诸多领域实现了跨越式发展,弯道超车,最近,甚至一直弱势的海军,也下饺子般的下水052D驱逐舰,未来几年还有055这种堪比航母的怪兽准备下水。这些都是值得我们骄傲和自豪的地方。但是,在国民整体教育水平、审美水平这些偏软的实力方面,我们仍然需要一步一步扎扎实实的追赶前面的国家。或许到了那个时候,不用政府强制采取措施,这些城中村建筑的主人,都会主动的对其进行“美学上”的整修了吧。
畏研吾的浅草旅游观光中心

再说说城市轨道交通。我们的一些媒体人啊,总是喜欢搞个大新闻。记得去年底广州有两条新地铁线路开通时,就有好多媒体热炒什么广州地铁里程排进世界前十,马上就要赶超东京了。单论地铁,这个数据确实不错,但是东京还有密密麻麻的通勤用地上铁路啊……整个轨道交通系统,东京有100+条线路,800+换成站,4000+km运营里程,而广州目前轨交例程300km+,北京500km+,上海600km+。对于我们小民来说,家门口、公司门口有地铁就可以了,其他的地铁再多,也不一定多长时间才坐一次;但是对于城市规划者来说,还是应该认清差距,不要小富即安。

缺点


说了这么多优点,肯定有人要怀疑我是个精日分子了。为了洗刷这个罪名,我接下来要说一说缺点了。

首先,日本境内的移动支付及其不普及。目前在国内,基本上没有什么必须用到现金的地方,微信+支付宝大可以买房买车,小可以买菜买水果,但是在日本,基本还是现金+信用卡的支付模式,只有在一些中国游客多的地方,普及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,但是!店员还都很不熟悉操作……国内基本拿普通的扫描条形码的扫描枪扫一下支付二维码即可付账,但是在日本,居然还需要另外一个像iPad一样的单独设备才能完成移动支付,体验不好。

说到移动支付,就不得不提最近国内很火的共享单车,这个在日本也是没有的,所以直接导致我每天暴走20公里。可以看出,目前日本的经济活力、商业模式创新是远远比不过国内的。这可能跟他们这种大财团掌控经济命脉的现状有关,阶层固化,创业氛围极其寡淡。在国内,虽然我们社会不那么井井有条,但是我们也享受到了野蛮生长带来的层出不穷的新玩意,新玩法,虽然有点“混乱”,但是方便啊!

另外,高铁(新干线)太太太贵了。从京都到东京,两个小时的路程(希望号,应该是最快的,不过也就200公里每小时,和国内高铁差不多),居然要差不多1000人民币。对比我前一阵刚刚从广州去南宁,三个半小时的高铁,才170元。即使相对于日本本地人的收入,也是太贵了。新干线车厢内的乘坐空间更大,但是噪音的控制明显不如国内的高铁。
新干线,并不比国内高铁快

前面也说了,东京的轨道交通系统远远领先于北上广,但是由于其轨交系统不是同一家公司在运营(JR,都营,东京地下铁,还有好多家私营地铁公司),所以经常在换乘时需要出站再进站,另外有时同一个站名的不同运营商的地铁站,可能相距好远好远,一不留神就进错站了。这点在国内就要好的多得多。上次来东京,其实我并没有发现这一点,因为上次我其实一直在用JR的一日票,每次都专找JR的站台;而这次,我特意办了一张西瓜卡(类似羊城通、八达通),“像一个本地人一样”,才更深入的了解了东京的轨交系统。这也是我最近的一个旅行理念,就是无论到了哪里,都要“像一个本地人一样”,这样才会更深入的了解这个地方。

最后最后,我要说的是,是的,这次我去了一趟靖国神社。在整个中日韩三国,靖国神社应该都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存在,我进入神社范围内的第一观感就是,这里的氛围比明治神宫更加凝重或者尴尬,没有人大声说话,也没有游客正常的嬉闹。部分人,像我,怀着的是一种愤恨的心情;有些人,可能真的是怀着“追思先烈”的心情来的吧;还有些游客,可能纯粹是为了好玩来的,却被这种尴尬的氛围弄得不知所措。正好,那天碰到了某要员来参拜,参拜者应该穿的是神道教的传统服饰,戴着高高的帽子从神社出来,钻进老式皇冠轿车的时候,甚至有点滑稽。从旁门出来,门口有一个日本战神大村益次郎的铜像,还有一个形制和明治神宫完全不同的青铜色巨大鸟居,斑驳的青铜色,就好像在昭示着一个帝国的衰落,也透漏着些许不甘。这个国力仅次于中美、国土面积甚至大于英德、拥有1.2亿人口的“蕞尔小国”邻居,我们还是不得不防其军国主义思潮死灰复燃啊。
靖国神社


推荐阅读:
广州有什么「鲜为人知但很有意思」的景点?
国庆在贵州的思考
新西兰游记

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blog.guoyb.com/2017/04/26/japan/

同时欢迎扫使用微信描下方二维码TechTalking,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,技术·生活·思考:
后端技术小黑屋

评论